王牌战士正版下载
RSS訂閱 | 高級搜索 | 收藏本站
默認搜索       熱門:   京劇   豫劇   越劇   黃梅戲   二人轉
當前位置:中國戲劇網>滬劇> 正文
  • 茅善玉:滬劇女兒 守“滬”一生

  • 作者:滬劇之家 2019-05-25 09:39 字體:[ ]

從《鄧世昌》到《敦煌女兒》,近年來,她帶領上海滬劇院一改滬劇“吳儂軟語”“小兒小女小情調”的創作和演唱風格,將傳承和發展思路深入更廣闊的中華大地,走出上海,走進歷史和新時代,在現實主義創作題材上更進一步。

     她從年少成名到經歷戲曲低潮期再到如今又遇上文藝發展的黃金期,從演員到團長再到院長,從舞臺前到舞臺后,她用了近五十載的時光一直守護著江南梨園的那一抹秀色,并在滬劇流派的傳承和創新之路上不斷探索。她就是上海滬劇院院長、被譽為“滬劇皇后”的滬劇表演藝術家茅善玉。

    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上海人,1974年,年僅12歲的茅善玉懵懵懂懂進入上海滬劇團學館,開始了一生的滬劇生涯。20世紀80年代初,在上海滬劇團學館學習了5年的茅善玉,以優異的成績順利畢業,成為一名合格的滬劇演員。剛剛畢業的她,就遇到了一個難得的機會:飾演“金嗓子”周璇。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茅善玉參加了演出,沒想到,她主演的這部滬劇《一個明星的遭遇》一炮而紅,并立即被改編為滬劇電視劇《璇子》,搬上了熒幕。當時,剛剛從學校走出來的她,被媒體稱為“前途一片光明的后起之秀”。鮮花、掌聲、榮譽給予她莫大的鼓勵,在這次表演之后,茅善玉逐漸找到了屬于她自己的天地。

      進入20世紀90年代之后,大眾娛樂方式發生改變,滬劇也像其他傳統劇種一樣走入低谷期,用茅善玉的話說,當時整個上海滬劇院進入要人沒人、要戲沒戲、要錢沒錢、要市場沒市場的“四個沒有”的窘境,很多演員紛紛離開舞臺,或下海經商、或出國留學,院團處于半廢的狀態。此時的茅善玉也曾有過彷徨,但是她對滬劇的熱愛早已融入了骨子里,她沒有放棄,在艱難的困境中堅守著。

     2002年,她從前任院長的身上接下了被別人稱作無人要的“爛攤子”,成為上海滬劇院的院長。茅善玉回憶起當時的場景仍然歷歷在目,她說:“其實一開始,我并不想當院長,我只希望自己能夠好好當演員,因為我覺得自己就是演員的料。但是領導同事相繼找我談話,說現在滬劇的觀眾流失得很厲害,滬劇需要傳承弘揚,需要懂滬劇的人接過這根接力棒,讓我必須要在關鍵時刻站出來。同事和同學們的鼓勵也打動了我,讓我有了一種沖動,在靜靜思考之后,我通過競聘接下了上海滬劇院院長的工作。”可是,承擔起上海滬劇院院長的這個擔子后,并沒有想象的那么簡單,剛上任,茅善玉就遇到劇院員工工資沒錢發放的困難。院里的財務人員就找到了她,說道:“茅院長,該發工資了。”茅善玉說:“好啊,發啊。”財務人員尷尬地說:“賬上沒錢。”這時,茅善玉才意識到劇院的資金困難問題,也意識到自己對擔任院長是激情有余、準備不足。她立即想到:要用劇院的產品——戲來換錢,盡快排一部好戲出來,讓觀眾回歸劇場。不過,遠水解不了近渴。為解決工資問題,她和班子人員商量,最后終于與一家公司簽下了合同:暫借30萬元發工資,半年后還清。演戲時為這個公司打廣告,贈送一些門票作回報,暫時解決了工資問題。同時,茅善玉還為劇院發起眾籌,決定向全院職工集資來投入排演新戲。劇院員工在茅善玉的動員下,大家憑著對滬劇的熱愛,都拿出了平時省吃儉用的積蓄投資入股,就這樣,滬劇《石榴裙下》開排上演,這部劇將人心聚攏了起來,召回了滬劇的老觀眾,讓院里的演員們看到了希望。

從角色中探索滬劇新風

   多年來,茅善玉扮演的各種舞臺形象深入人心、藝術不斷有新的突破。茅善玉師承滬劇宗師丁是娥和石筱英,并轉益多師。她常常根據自身條件和特點融會吸收各種流派素材在自行設計的唱腔中,她吸收了越劇、評彈、錫劇等南方曲調以及京劇的唱腔特點。在此基礎上,她將現代流行歌曲的節奏和氣聲、中國民族唱法的抒情和技巧,融會于滬劇聲腔之中,努力使兩者互相滲透、互相融合,給她的滬劇演唱帶來了特殊的韻味和魅力。聽茅善玉的唱腔,甜而不膩、媚而不俗、柔中見剛、剛中有深情,行腔圓潤飽滿但不過滿,這也是眾多青年觀眾迷戀茅善玉唱腔的一個重要原因。與此同時,茅善玉的表演力求從人物出發,挖掘人物內心世界,生動自然,從而形成獨具魅力的藝術風格。對流派特色的多方面繼承和創造性運用,使茅善玉的唱腔顯得更豐富、動聽,也更耐人尋味。

     讓滬劇這個見證與記錄了上海近百年發展歷程的劇種,和城市一起繼續發展下去,這是茅善玉擔任院長近20年來不變的夙愿。讓茅善玉更加堅定決心和信心傳承滬劇、開拓滬劇新風的是2014年習近平總書記在京召開的文藝工作座談會,作為受邀參會的72名文藝界代表之一的茅善玉深受鼓舞和感動。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習近平總書記曾深切地勉勵廣大文藝工作者,努力創作生產出更多傳播當代中國價值觀念、體現中華文化精神、反映中國人審美追求,思想性、藝術性、觀賞性有機統一的優秀作品。茅善玉表示,作為一名文藝工作者,就是要扎根中國大地,沉下心來把所有精力放在文藝創作上,與團隊凝心聚力地提升作品的精神高度、思想內涵、藝術價值,創作出不負時代、不負人民、不負國家的精品力作。作為上海特有的劇種,滬劇一直“與時代同步,與城市同行”。過去,滬劇曾經誕生出《羅漢錢》《星星之火》《蘆蕩火種》《紅燈記》《明月照母心》《今日夢圓》等一批經典作品,成為老百姓喜聞樂見的文藝樣式。近年來,上海滬劇院秉承前輩傳統,創排了《鄧世昌》《敦煌女兒》等謳歌不同時代英雄的作品。茅善玉說:“和平年代,英雄在不同崗位有著不同的動人故事,不一定是流血犧牲。比如《敦煌女兒》所謳歌的樊錦詩就是我們新時代值得抒寫的楷模和英雄。”

    《敦煌女兒》是茅善玉和她的團隊用了8年的時間打造的一部原創滬劇現代戲,她在創排過程中也開始理解前輩所說的“十年磨一戲”的艱難。《敦煌女兒》從2018年5月試首演以來,已經在各地演出了近40場;2019年5月30日和31日,該劇將再度登上美琪大戲院,參評第十二屆中國藝術節并角逐“文華獎”。

 

     對于為何要創作《敦煌女兒》這樣的戲,茅善玉說:“一直以來,滬劇比較擅長的是表達‘小兒小女小情調’,表現家庭的悲歡離合,我也希望能夠選擇更多不同題材,來豐富擴容滬劇原有的風格,更有當下感和文化追求,給觀眾帶來新時代、新滬劇的藝術審美。滬劇不是只能演家長里短、兒女情長的戲,《敦煌女兒》的題材非常有特色,講的是從樊錦詩25歲的青年到白發蒼蒼80歲的人生歷程,展現樊錦詩對敦煌的一生守候。滬劇擅長煽情的藝術特點依然被保留,把這部戲做好了,對我們滬劇藝術是一次突破,對演員的表演藝術也是一次新的挑戰。”從2012年茅善玉讀到樊錦詩的事跡開始,8年間,她咬定青山不放松,為了準確表達好這部戲,主創團隊先后6次前往大漠體驗生活,與樊錦詩交心,觀察她生活里的一言一行。“尤其是在敦煌,看到青年學者對樊錦詩溢于言表的崇敬之情,讓我們很震撼,進而更深刻地理解了她為之奉獻一生的事業。在創排《敦煌女兒》這部戲的過程中,全劇組的心靈也得到一次蕩滌。我們的理想、格局、精神也受到英雄人物的感召,進而化為舞臺上的藝術形象,影響、感動更多的人。”作品走到這一步,茅善玉覺得離文藝高峰還有距離,還要繼續攀登,她說:“正因為文藝的高峰之作如此艱難,我才懂得必須持之以恒地不斷奮力拼搏、努力向上。文藝工作者就是要用耐住‘昨夜西風凋碧樹’的冷清,保持‘衣帶漸寬終不悔’的努力,才能抵達‘慕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領悟。”

    茅善玉始終在滬劇藝術的創新求變中尋找定位,尋找自我的風格,探尋滬劇未來的走向。舞臺上從四鳳演到繁漪再到樊錦詩,茅善玉的演技和聲腔有了更大的提高、突破和創新。比如在《雷雨》中飾演的繁漪,她傳承了丁是娥的“丁派”唱腔,但不拘泥于“丁派”,她有更多自己對繁漪的理解,于是在“丁派”的基礎上她對唱腔的腔體進行了不同層次的節奏變化、情感變化,來凸顯繁漪內心的渴求和情感的炙熱,更顯戲劇張力。同時她在表演藝術上更加注重人物的肢體語言和人物之間情感表達的無縫銜接,讓所有的肢體語言更能體現繁漪大家閨秀、欲言又止、尷尬微妙的情感特征,也能體現她作為太太該有的風度和分寸。通過聲腔跌宕的變化和人物肢體語言豐富的表達,讓這個人物更豐滿、更立體,賦予人物“雷雨”式的力量,是一個很有創新意識的繁漪。

    《雷雨》一劇讓人們看到了茅善玉的藝術功力,故而她憑借“繁漪”一角獲得了“二度梅”。而根據巴金的小說《家》改編的《家·瑞玨》中的“瑞玨”一角,則是溫柔體貼,忍讓內斂,寬宏大量。作為高家的長孫媳婦,瑞玨相夫教子,只能和覺新一起維護封建禮教的權威,但同時又向往新生活。茅善玉從臺詞、唱腔到人物外形都展現出她內心的煎熬、痛苦和掩飾不了的愛。在之后的《鄧世昌》中,茅善玉飾演的何如真是一位在英雄背后忍辱負重,因為家庭環境不錯,又有丈夫的愛,所以帶著一份明快和嬌媚,懂大義、明事理的女性。戲份雖然不多,但茅善玉演來情深意濃,拿捏人物尺寸得當。更有這次《敦煌女兒》中樊錦詩的塑造,因為樊錦詩是一個現代的人,還是一個真實的人,其實塑造這樣一個人物更有難度。既要像,又要不像。所以要做到既要形似,更要做到神似。還要準確把握住這個人物作為一個學者該有的風范和氣質。舞臺上的茅善玉從步履輕盈的25歲少女,到步履蹣跚的耄耋老者,茅善玉用靈動的表演,豐富的肢體語言,在細節處展現了人物的年齡跨度和思想內涵。茅善玉鮮活的人物塑造就連樊錦詩的小孫子在看完彩排后都沖到后臺直呼茅善玉“奶奶!奶奶!”,可見茅善玉塑造的樊錦詩讓人信服和得到大家的認同。

    此次茅善玉在《敦煌女兒》中的聲腔都是自己設計的,其中融入了她通過6次深扎敦煌所獲的對人物的理解和感動。為了展現出這樣一位大學者的獨特氣質,茅善玉覺得原有的滬劇唱腔表現力度容納不下,于是她在這次的音樂創作中吸收了京劇的唱腔體系,讓唱腔有變化、有力量,更具文化的內涵。戲曲是用唱腔體現人物的,所以有更多動情點,有深情、品味和文化格調。茅善玉此次在聲腔上吸收了京劇的特點,使之更有張力和多變,用以刻畫她性格中更為堅定、鏗鏘的一面,在保留原有滬劇柔美唱腔的同時,彰顯大氣。同樣,茅善玉在表演過程中更注重樊錦詩學者的身份,讓她具有當代文化人的獨特氣質,所以她把京劇老旦的表演程式融入到角色中,和滬劇原有的生活化真實體驗和表達有機統一起來,在舞臺上具有藝術美感和真情實感。

    “追求舞臺人物形象和音樂唱腔的文化內涵是我的藝術追求。滬劇要創新,不能與時代脫節。”這是茅善玉常掛在嘴邊一句話,她時刻提醒自己,不能固步自封,要緊跟時代的步伐和人民審美需求的變化,在老一輩藝術家的基礎上結合新時代的要求,求新求變才能讓滬劇藝術永葆青春,才能形成新時代的滬劇品格和立體審美。她說:“《敦煌女兒》的創排就是為滬劇的未來做一次有益的探索,要把這部戲打造成為引領藝術高度和文化高度的高峰之作。”

滬劇的當下和未來:出人、出戲、出影響力

     作為滬劇事業的領軍人物和上海滬劇院的掌門人,茅善玉在思想上高度重視創作演出工作,在劇院出人、出戲、出影響力方面全身心投入。茅善玉認為,戲曲的發展傳承關鍵在人,從2002年接手上海滬劇院開始,她就把人才和接班人的培養問題作為發展的關鍵。從2006年招收第一批學員到2013年招收第二批學員,青年演員的培養大大緩解了上海滬劇院的人才壓力。“滬劇發展到今天,人才的培養輸送是一茬接一茬,這撥的年輕人是我們滬劇未來的接班人,我們的戲曲越來越年輕化,越來越多的年輕人愿意學,愿意在這舞臺上揮灑自己的青春年華。要給青年演員一個更好的舞臺實踐機會,接下來,我們要繼續為他們量身打造新作品。傳統戲要傳承,新戲也要創排,兩條腿走路。這兩批青年演員是劇院人才基礎,在這個基礎上還要拔出幾個好苗子,強化培養,讓他們成為將來的領軍人物,我們老一輩總是要退休的,在出人才上還要更加下力氣、下功夫。”

      戲是一個劇院的品牌,也是其發展的根基,怎么出戲,出什么樣的戲,茅善玉一直在思考和探索。滬劇既能保持上海地域文化的鮮明特征,又不再拘泥于方寸天地、杯水之間的格局。她說:“戲既要制作精良,又要有精神高度、文化內涵、藝術價值,向高峰邁進,因為時代呼喚精品。我們用8年時間咬定青山不放松打造《敦煌女兒》,這就是我的初心,滬劇人的初心,希望《敦煌女兒》成為高峰之作,精品永遠在路上,在彼岸,要永遠去攀登,要下定決心去做。精品必須是傳得開,留得下的作品。”

      排出好戲,怎樣提高它的影響力,茅善玉認為,這是一個“酒香也怕巷子深”的年代,戲曲發展傳承也要做推廣,做宣傳。滬劇作為上海人引以為傲的獨特地方戲曲,至今已有200多年的歷史,伴隨著海派文化的形成,滬劇見證著浦江兩岸的日新月異,也承載著上海這座城市的文化根脈和風土人情。為了擴大滬劇的影響力,2013年,在茅善玉的帶領下,上海滬劇院舉辦首屆上海滬劇藝術節,至今已成功舉辦四屆。滬劇藝術節作為上海的文化大餐,調動了上海老百姓對自身文化的認同。為培養未來觀眾和滬劇人才,上海滬劇院開辦“滬語訓練營”少兒滬劇滬語培訓班,茅善玉介紹道:“希望這些小朋友通過學習能走近滬劇,喜愛滬劇,講好上海話。一個劇種要發展,首先得有人,有演戲的人,也要有看戲的人。也許將來他們不會從事滬劇專業,但他們可能會成為滬劇的戲迷,或者成為推動者。這是‘播種工程’——培根鑄魂。”滬劇要想發展,不能僅僅局限在上海這方空間,還要“走出去”。近年來,滬劇去到北京等城市進行巡演,極大地擴大了它的影響力,面對新的傳播載體,滬劇也通過網絡直播等互聯網傳播方式向更廣闊的空間和大眾傳播。

      扎根人民,守正創新。只有“堅持與時代同步伐,堅持以人民為中心,堅持以精品奉獻人民,堅持用明德引領風尚”才會吸引更多的觀眾。滬劇只有在走向高峰的路上不斷探索才能永葆活力。

 

戲劇網微信公眾號
加微信號:xijucn-com (或掃描二維碼)為好友,好禮送不停!免費送戲票,紀念品,戲曲MP3播放器,戲曲動漫卡通玩偶,戲曲T恤,戲曲鼠標墊,手機殼等!準時為您推薦戲劇熱點信息。


滬劇《敦煌女兒》搶票啦!
滬劇《敦煌女兒》搶
彩芳滬劇走出國門 獅城再響上海聲音
彩芳滬劇走出國門&n
大型原創滬劇《四月歌聲》上演
大型原創滬劇《四月
我的母親
我的母親
長寧滬劇團清裝戲《麒麟帶傳奇》明起試演
長寧滬劇團清裝戲《
所有評論 關閉窗口↓ 打印本頁 討論 滬劇視頻 返回列表  
* 注冊新用戶 匿名評論 [所有評論]
評論內容:(不能超過250字,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政策法規。

最新評論:




王牌战士正版下载